徐老住院讲形势——胡文彬

胡文彬

 作者简介:胡文彬,1923年1月出生,1946年12月入伍,历任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总务科文书、医务部助理员、医务部副主任等职,1982年9月离休。回忆录《徐老住院讲形势》,是其在医院工作期间,发生在老根据地里的一个故事。

1947年初冬,天气乍寒。一天黄昏,有个穿蓝制服的青年背着一位穿蓝棉衣的老人,到河北省唐县的张合庄白求恩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治病。院部似乎已接到上级通知,指导员罗霞提前等候,见病人来到,她拨开人群,不需要任何手续径直将病人送到领导居住的小四合院(当时医院分散占用民房当病房)的主房休息。病人大约六、七十岁,个子不高,稍显微胖,慈祥可亲。院长吴之聘和其他医院领导,都陆续来此探望,并派最好的医生护士给予治疗和护理。这是谁呀?噢,原来是毛主席的老师——徐特立同志。

白求恩医大附属医院(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于1946年9月底撤出张家口,辗转月余,来到唐县张合庄。医院有不少专家教授,医护人员中也有一些国际友人,这在解放区所有医疗卫生部门中,技术与设备都是属于一流的。200多名住院病人都散居在老百姓家里,干部战士均享受供给制。营以上干部住院一般都带着警卫员或通讯员。徐老住院是由一位公务员陪着来的。

徐老和公务员感情甚深,情同父子。听说,过去公务员闹病,徐老为其煎汤送药,还端过尿盆呢。这位德高望重的老首长,如此重感情,真是难得呀!

徐老患的是丹毒,经过消炎治疗,病情趋向稳定。当时,农村生活条件极差,院首长给徐老送去一小兜蔬菜,徐老忙说:“不要,不要,快给其他伤病员吃。”病号饭也较一般。听说徐老爱吃土豆,院里就设法买些给他吃,每次徐老都说:“其他患者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不要搞特殊。”

十几天过去了,徐老病情大有好转,吴院长就抓住时机,请徐老给讲讲形势,顺便解答群众对时局的一些疑虑。徐老欣然答应,表示愿和大家座谈座谈。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全院排以上干部都集中在病区的小院里,放了一把“太师椅”,不过,徐老还是站着和大家见面,并说随便谈谈。他操着浓重的湖南口音慢慢地讲起形势来:

“当前时局是:国民党反动派围攻我解放区,夺取我抗日胜利果实。蒋介石自恃兵多将广,又有美式装备,企图一举消灭共产党、八路军。但是,人民不答应,解放区军民奋起抵抗。在毛主席正确战略战术指导下,几个战役消灭了整旅、整团的蒋军,使他们由全面进攻被迫转为重点进攻,形势发展对我军很有利。”

“关于阶级路线,我们奉行的是坚决依靠雇农和贫下中农,团结中农和广大知识分子。农村中雇农、贫下中农是革命的坚定分子,他们缺吃少穿,在旧社会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假如蒋介石打过来,哪有他们的好日子过,所以,贫下中农革命最坚决、最彻底,是我党的依靠对象。在解放战争中,广大贫下中农的青壮年踊跃参军,很快补充和壮大了我们的队伍。”

“存在决定意识。中农则有些动摇,人常说:家有一斗余粮,就盼市场粮价涨。但中农不同于封建剥削的地主阶级,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过去同样遭受帝、封、官的盘剥与压迫,因而也是赞同和拥护革命的。在革命发展的潮流中,很自然参加到革命队伍中来。”

“再谈一下统一战线问题。众所周知,党的领导、武装斗争和统一战线,是革命的三大法宝。‘工农兵学商,一起来救党’大家都会唱,团结起来就有力量。抗战是这样,打老蒋也是这样。‘商’是什么阶级呢?‘商’就是民族资产阶级,大家不要一听资产阶级就卑视、就痛恨。其实,民族资产阶级是我们团结的对象,在革命和建设过程中,过去少不了他们,现在和将来也少不了他们,要和他们长期合作。我国和苏联的情况还不大一样,不是消灭一切资产阶级。国民党反动派是代表大资产阶级利益的,四大家族及其同僚是官僚资产阶级,是革命的对象,必须打倒予以铲除。”

“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能否爆发的问题,我们不是预言家,不能简单地回答能与不能,什么时间发生,应作具体分析。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德、日、意法西斯成为战败国,受到沉重打击,元气大伤,短期内很难东山再起,各参战国的生命财产都遭受了巨大损失,再打世界大战,全世界人民会坚决反对。而希望挑起世界大战的是极少数的反动派,他们要想使眼下的局部战争蔓延成广泛的世界战争,无非是想保住岌岌可危的反动统治。在二次世界大战中,唯有美帝国主义的国土未经战争洗礼,捞到不少便宜。战后他们想称霸世界,到处插足,企图削弱和消灭革命势力。他们善于偷机取巧,在挑起内战中,实行‘美国出枪、贩卖军火、他国出兵,以夷制夷’的策略。真要美国出兵打仗,他就要权衡利弊了,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还有一些敌特分子,故意造谣惑众,谎称第三次世界大战要打起来了,这是别有用心的人制造混乱,我们要提高警惕,千万不要上当。”

吴院长见讲得时间不短了,怕徐老太累,适时地站起来说:“今天就讲到这里吧,徐老花休息时间,不辞劳累,给我们做了精彩的形势报告,使我们增长了很多知识和见解,我代表医院表示衷心的感谢!”接着,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几天后,徐老康复出院了。院领导热烈欢送,恋恋不舍地望着徐老的身影消失在远山原野中。

 

来院导引:

公交车:1路、快1路、15路、29路、38路、58路、61路、62路、94路、325路、游5路公交车,和平医院站下车即到。

自驾:西二环,中山西路出口,向东200米路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