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柯棣华院长指导下成长

张育民

 作者简介:张育民,抗战时期曾任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外科医生,离休前为北京军区后勤部副部长。1942年,他直接在柯棣华同志领导下工作。回忆录《在柯棣华院长指导下成长》,以其亲身经历和感受,从不同侧面介绍了柯棣华同志的高尚品德和感人故事。

1942年春,我经过晋察冀军区白求恩卫生学校一年半的军医班培训,分配到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一所任外科医生。当时医院设在冀西唐县葛公村,是白求恩卫生学校的附属医院。在抗战环境的艰苦岁月,这所医院的医疗条件还算是不错的。一些从国外留学归来的大学生和医术高明的医生,既在白求恩学校任教,又在我们医院工作,其中有两位留学日本的专家:一位是陈淇园同志,内科专家;一位是张文奇同志,眼科专家。因此,医院技术力量还是比较强的。印度人民的友好使者柯棣华同志就是这所医院的第一任院长。柯院长对我这个刚刚走出校门的年轻医生,非常关心和爱护。至今,他的音容笑貌,我仍记忆犹新。

极端负责的名医

我们和柯院长在一起时,他经常告诫我们:作为一个医生,对待事业和病人,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马虎。每当他到病房查房时,总是先认真地查看病历,尔后再仔细询问值班医生,只要你对病人的病情稍有一点点模糊不清,病历写的不完整,他就立即给你指出来,并把道理给你讲明白。有一次,他发现一个大腿骨折伤员,由于夹板固定的松,起不到固定作用,他马上把值班医生和其他外科医生找来,严肃地指出,这是害人的,这样容易损坏血管,造成不幸,应立即纠正。接着,当场为这位骨折伤员重新进行了固定,我们在场的每一个医生,对柯院长认真负责的态度无不钦佩。记得一位战士腹部受伤,我们给他做手术,由于消毒不严密,造成刀口感染,很长时间不能愈合,给术者带来很大痛苦。柯院长知道后,和我们一起想了很多办法,并经常来查看病情,采取积极有效的治疗措施,终于使术者的刀口得到愈合。按理说,这本来是我们医生的责任,可是对待伤病员,柯院长从不分你我,只要伤病员能早日恢复健康,重返前线,他才放心。

诲人不倦的良师

柯院长医术高明,但不保守、不自私。这是当时我们医生对他的评价。为了提高我们的医疗技术水平,柯院长经常结合临床给我们讲解理论,进行示范,有时还手把手地向我们传授技术。在和他的接触中,我看得出来,他非常希望尽快把医疗技术传授给我们。有一次,他到外科病室检查,我正在给伤员换药,他看到我用镊子夹棉球蘸着盐水,擦伤口周围的血迹污物。按操作要求,擦伤口时应由里往外擦,使污物感染不了伤口。可我没有经验,不分里外来回地擦,他马上把操作要领告诉我,还手把手地教我。那时医院的设备很不完善,诊断只能靠问诊、望诊和一些极简单的检查,稍有疏忽,就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我当时只有两年的学习实践,确实技术不高,很多问题弄不清楚,每当向柯院长请教时,他总是耐心地给我讲解。我印象最深的是,一次在给一名伤员治疗时,遇到了一个难题,我去找柯院长,他反复地给我讲了几遍,直至清楚明白。不料,时隔几天,他又把那个问题端了出来,对我进行了考试。他当场提问,我当场回答。由于我在他的帮动下,真正掌握了这一疑难问题,没有被柯院长问住。事后,他鼓励我要多学一点本领,努力为伤病员服务。我想,柯院长真不愧是我们的好老师啊!

平易近人的院长

我是从地方工作入伍的,具有高小文化水平。虽然经过白求恩卫生学校军医班培训,但医疗技术水平仍很低,加之医疗实践少,缺乏工作经验。刚到医院不久,就碰到柯院长到我负责的外科病室检查工作,他要求按病历一个一个汇报。我想让看护长给他汇报,因我是医生,他点名让我汇报。当时,我很窘迫,心情十分紧张,有些问题本来清楚,但由于紧张都给忘了。这时,柯院长不但没有发火,而且态度十分和蔼,从拉家常谈起,循循善诱。他的中国话说的并不流畅,唯恐我听不明白,一边讲,一边比喻,使我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接着又告诉我遇到问题如何处理。事后,我心里还在想,原来外国人的脾气也是这么随和可亲。打那以后,无论是向柯院长汇报还是聊天交谈,我都无拘无束了。

在和柯棣华同志接触中,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使我不断成长进步。他的崇高精神和品德,以及他感人至深的事迹,一直成为我为党、为人民努力工作的巨大动力。

 

来院导引:

公交车:1路、快1路、15路、29路、38路、58路、61路、62路、94路、325路、游5路公交车,和平医院站下车即到。

自驾:西二环,中山西路出口,向东200米路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