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笋的生命仍在延续

   张笋走了,走的是那样的安详,
   张笋走了,带着她对人世间的眷恋,
   张笋走了,也留下了她许多未尽的夙愿。
   走过了十八年的行医生涯,鞠躬尽瘁的六千多个日日夜夜,踏踏实实的四十二个春秋,在把医生的责任尽到极致,在把人间的大爱释放极致,在把自己的身体贡献极致的最后一刻,张笋安详地离开了我们。
   张笋去世后,政治部的同志们带着极其沉痛的心情精心地准备着张笋的后事,迎送着各单位前来悼念的人们。政治部刘主任打电话让我准备一幅挽联。拿起笔的那一刻,张笋的音容笑貌、维和期间的患难相伴,工作中的点点滴滴,立马浮现在我的眼前,我构思的两幅挽联是:
   音容宛在,为人生,为人死,骨肉连筋,令生者痛断肝肠;
   流芳百世,好医生,好战友,撒手西去,愿逝者一路走好。
   以病人为天,仁心厚德,苍天护佑,生命成永恒;
   把事业当地,奋进勇攀,大地滋养,精神传世间。
   张笋的追悼会,既沉重,又庄重。军区韩副司令,联勤部海部长的亲临,给追悼会增添了几分规格和隆重。张笋的事迹深深打动着各级首长的心,也深深影响着我们这些身边的人,激励着我们全体医生护士要向张笋学习。
   向张笋学习,就要学习她,当医生就要当一名好医生。张笋从医18年,对病人和蔼可亲,给人看病不分远近亲疏,为病人开药开良心药。十八年来从未出过差错,未收过一次红包,未收到过一次投诉。
   向张笋学习,就要学习她,当医生就要当一名技术过硬的医生。为病人能看病看好病才是好医生。张笋读学士、硕士、博士,又到博士后,求学路上无止境。钻研技术,SCI论文,科研奖,日日精进,月月求索。
   向张笋学习,就要学习她,当医生就要当一名敢上前线的医生。一名女军医,为人妻,为人母,两次出国执行军事行动,克服了艰难困苦,不畏流血牺牲。七十年前白求恩来到中国援助中国的抗日战争。七十年后,张笋带着神圣使命走进非洲,援助非洲的和平行动。
   向张笋学习,就要学习她,当医生就要有利益他人的善行品质。生命不息,战斗不止。身患重病,仍工作在临床第一线。手术出院不久马上又走到病人当中。即使在化疗期间,也是上午治疗,下午查房。她病入膏肓,心中还挂念着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交纳特殊党费,捐献身体器官。
   向张笋学习,就要学习她,乐观向上、心中无我的坚强性格。“张笋笑容”已深深印刻在人们的心中。每次见到张笋,她带给人们的总是那种灿烂的笑容,那种开怀的笑声,根本看不出她是个晚期病人。希望将军赵渭忠,非常关心张笋的身体状况,隔三差五就给我打电话询问张笋的病情。在张笋的悼唁仪式上,赵将军说在张笋身上已经创造了奇迹。
   张笋虽然走了,内心却总挥抹不去已成事实的印迹,她的音容笑貌仍历历浮现在我的眼前。其实张笋并没有离开我们,她的灵魂还在,她的精神还在,她的生命仍在延续,张笋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来院导引:

公交车:1路、快1路、15路、29路、38路、58路、61路、62路、94路、325路、游5路公交车,和平医院站下车即到。

自驾:西二环,中山西路出口,向东200米路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