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战友——忆张笋

    在苍松翠柏、绿草茵茵的双凤山烈士陵园,我科张笋副主任抖掉了一生的疲劳,静静地永远地安眠在那里了。苍穹沉哀,天空垂泪,大地呜咽。整个燕赵大地为失去这样一位好女儿而悲怆。就要离别您了,所有在场送行的人为您深深地鞠下躬,而我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感情,再也控制不住多少天来在眼圈中打转的泪水,向您庄严地敬了最后一个军礼,终于哭了出来。这些天来所有的疲惫已浑然不知,满脑子全是您的一切。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对着天空呐喊,对着大地狂吼,我想把内心的悲伤如暴雨般宣泄出来,但是我还是拿起了笔,把我对您的思念,我对您的怀念,我对您十八年来所有的回忆,与这些天来和您在一起躯体与心理受到的煎熬都写出来。以寄托我的哀思,抚慰我的心灵。
    张笋,我的好战友,我的好同事,我的好姐妹,我的医学界的同行,我们一起救过无数的患者。对于每位患者常规的接诊,写病历,下医嘱及病重时的抢救是我们日常的工作。我们为多少患者在生命的尽头做了心脏挤压术,拼命地想尽一切办法,用尽了我们所有能用到的抢救药物、抢救措施。当呼吸心跳停止跳动时,我们还要再抢救一段时间。坚持到患者家属同意停止抢救为止。我知道您的病不允许您和我们一起享受子孙绕膝、安度晚年的退休生活,我只想尽一个医生的职责,像抢救其他患者一样,为您进行心脏挤压术,把您抢救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我的心可能或多或少的得到些安慰。可是我不能做到,您让我做的是看着您被送进了手术室去履行您的遗愿。我知道您已没有时间,没有力气再站起来再帮助他人,而您躺着用最后一次心跳,流尽最后一滴血,也要捧取三个自己的带着体温的脏器去挽救三个患者的生命,为三个即将破碎的家庭带来安康与幸福。而您却飘然的逝去,平静地去了天国。从此天堂又多了您温暖的笑容,清脆的笑声。所有的人都被您的大爱、您的坚强、您的勇敢感动了。张笋您知道吗,在通往手术室的路上,所有在场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您的亲人、您的朋友、医务工作者和各行各界的人都泪流满面。大家太敬佩您了,您走了,您把您爽朗的笑声留给了我们,把您铿锵的精神留给我们,把您的器官留给了大家。您把大爱洒满了人间,而您也留给我内心深深的遗憾----您太年轻了,我知道您还有很多很多的工作……
    张笋,您爽朗的笑容总浮现在我的眼前,清脆的笑声回荡在耳边。您走的那么从容,我和战友们都知道,您一定去的是天堂里最美最好的地方。因为您的生命一直是那么美好,您这短短的四十二岁的生命,给大家带来的是阳光、欢乐与温馨。您如天使一般来到世界,您生命的每一天活的都是那么精彩,您的一生都在拼搏向上,直到您生命的最后一刻。刚毕业时,您是那么年轻、那么精神、那么充满着青春力量。十几年来,天天的工作,您的面容是那么自信,那么慈祥,充满着辛劳的智慧。患病后,您是那么淡定,那么坚强,内心如此强大却充满着对于生活、工作的渴望。当把您推进手术室时,您好平静,您疲惫得睡着了。在遗体告别时,我和大家一样挤到前边近距离的看着您,像平时一样与您再说两句话,您的面容留给我们最后一面已没有疲惫与苍白,而是美丽与安详。党和国家、部队培养出来了一个优秀的人才,而您为国家、军队与人民做出的贡献,是别人几生几世才能做到的呀。咱们都是学医的,我真的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写出您的风采,您的胸怀,好像所有的语言在您面前都是那样苍白无力,但您的德,您的才,您的奉献大家有目共睹,铭刻在心。
张笋,您走了,我们都难受极了,大家都哭了,我们都在怀念您,每一个人都发自内心的佩服您,崇拜您。您太坚强了,在死亡面前您毫不惧怕,我们都感受到了您博大的胸怀与爱心。我们今生有缘能在一起共同生活、工作十八年的宝贵时光,我们真的很幸运,我们为有您这么出色的战友而感到自豪。
    张笋,我们也深知您是那么眷恋着您的亲人,您的战友,您的患者,眷恋着您身边的每一个人。您是那么留恋故乡的山林和溪水,祖国的大河与山川,您留恋着人间的一切一切。我知道您工作还没有干够,世间还没有看够。曾经的母女、曾经的夫妻、曾经的战友、曾经的患者,转眼见阴阳两隔。张笋,请记住:我们大家都爱您,我们都在怀念您!
    次日即是周末,按规定大家今天休息,可科里的同事们都继续在科里查房,大家化悲痛为力量,向您平时一样工作着,把您留下来的工作继续干下去。大家没有言语,默默地下查房,写病历,下医嘱,都很晚了大家没人走。为了爱我们的人,为了我们爱的人,好好活着,好好工作,是我们的责任。我们要尽最大的努力,工作、学习,让您在天国里安静地放心地休息吧。

神经内科  王雪笠主任
写于 2014年6月7日

来院导引:

公交车:1路、快1路、15路、29路、38路、58路、61路、62路、94路、325路、游5路公交车,和平医院站下车即到。

自驾:西二环,中山西路出口,向东200米路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