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女医生张笋最后一次捐献:“生命礼物”挽救三名病危者

■张笋被推进手术室。 本报记者 李志华摄

■家人接过捐献证书。本报记者 李志华摄

■张笋生前乐观坚强。(资料图片)

《生命只剩下最后几个月……》

她是一名医生,也是一名刚做完开颅手术的癌症患者。她交了万元党费,一半用于贫困病人,一半捐给贫寒大学生。她说,她要回到工作岗位上,用余下的时间,挽救更多的生命……2013年7月2日,本报A3版以《生命只剩下最后几个月……》为题报道了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神经内一科副主任张笋的感人事迹。

在至亲们的守候和陪同下,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女医生张笋,生命定格在2014年6月4日下午3点45分,永远停留在41岁,黄金一般的年龄!遵照张笋的生前遗愿,她的一个肝脏、两个肾脏捐献了出来。这意味着三名濒临死亡的病危者将重获“新生”。

抢救

大爱女医生张笋再也没能醒来

2012年6月的一天,张笋被诊断为脑部胶质瘤,医生建议其尽快接受手术。不过,张笋并没有听从医生的建议,她藏起了诊断书,直到出现了失语、小癫痫等症状时她仍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她说,她之所以坚持,就想多工作一天,那样就有可能多挽救一个生命。

在昨天下午,在最后那一刻,她的诸多同事自发地来看她最后一眼:“愿张笋一路走好!愿天堂里没有疾病!”

昨天下午3时许,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住院部4楼ICU(重症监护室)外和往常一样,紧张有序,人来人往。进进出出的医护人员,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紧张、忧伤。

这紧张与忧伤缘于一个人,他们的同事,他们的患者——张笋。

偌大的走廊很是安静,这里有张笋的至亲,有自发来看望张笋的同事,还有前来采访的各大媒体记者。大伙儿都在默默地为ICU内的张笋祈祷、祝福。“希望张大夫能挺过这一关!”一位媒体女记者小声地念叨着。

遗憾的是,这一次,昏迷中的张笋并没有如人们期盼的那样再次醒来。

下午5点20分,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ICU主任王永进向大家通报了张笋同志的救治情况:

6月3日12时许,张笋同志突发呼吸停止,经紧急气管插管,复苏成功,判断为脑瘤晚期突发脑疝;虽经积极抢救,但因脑疝损伤生命中枢,张笋同志一直未能恢复自主呼吸,始终处于深昏迷状态,医院分别于6月4日凌晨1:00及3:00进行脑血流图及脑电图检查,结果符合脑死亡标准。虽说如此,医院仍积极协调军地专家全力抢救,但张笋的病情无任何向好迹象,再次于6月4日下午3:45进行脑血流图及脑电图检查,结果仍为脑死亡状态;经专家组严格评估,确认张笋目前为脑死亡状态。

“遵照张笋同志意愿,下一步将进入器官捐献程序。”王永进眼含热泪,声音哽咽。世界上没有一种痛,比得上失去至亲的痛。此时,ICU病房内,张笋的爱人马克强紧紧握着妻子的手,低着头,一语不发。

41岁,被百姓誉为“白求恩式好军医”的张笋,生命就此永远定格。她是带着对患者无限牵挂离去的。“她只有病重了才会休息一下,病只要稍微好一点,就会投入到工作中。她的心里总是惦记着病人,前天清醒时,她还在念叨着她的病人。”张笋的一位同事哭着说,今年三月份张笋还参加了医院组织的辛集义诊活动。

ICU外的墙上贴满了给张笋的祝福语,给她送去祝福的有同事,也有她曾经救治康复的患者。

“张笋,你是落在人间的天使,永远爱你!”

“张笋,加油,我们一起为你加油。”

“张笋,永远记得你爽朗的笑声,我们爱你!”

“好人有好报,永远爱你。”

“张笋,你永远在我们心中。”

“愿张笋一路走好!愿天堂里没有疾病!”

捐献

惊心动魄40分钟

成功取出三个器官

昨日下午5点30分:在医护人员的呵护下,张笋被推进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手术室。在推进手术室前的那一刻,丈夫马克强紧紧抓着病床不愿放手,看着病床上“沉睡”中的妻子,一直强忍着不哭的他终于小声哭泣了起来。

下午6点5分:撤掉呼吸机。此时,手术室内器官捐献手术医疗队已全部准备就绪。待得到马克强的同意后,在河北省红十字会及河北省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工作人员的见证下,专家们小心翼翼地为张笋撤掉了维持其生命的呼吸机。

下午6点15分:张笋的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生命在这一刻定格了!在接下来惊心动魄的40分钟内,专家们顺利地将张笋的一个健康肝脏、两个健康肾脏取出。在取上述器官过程中,每一位专家的表情都很严肃,不难看出他们这是对逝者的尊重,也是对“生命礼物”的呵护。

傍晚7点15分:集体默哀,深鞠一躬。“让我们用自己的方式祭奠,并感谢张笋医生和她至亲们的无私大爱!”为张笋恢复好遗容,河北省红十字会及河北省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工作人员和全体医护人员为张笋举行了一个简短而庄重的仪式,集体默哀,并三鞠躬,“谢谢你,感谢你的珍贵的‘生命礼物’”。

听闻妻子生前的遗愿完成,丈夫马克强长长出了一口气:“她生前最后的愿望就是捐献器官,用于那些最需要救治的患者,现在她的心愿终于完成了,我们也就放心了!”

张笋是我省有史以来第七例、今年第四例器官捐献者。

记者从河北省人体器官捐献办公室获悉,张笋捐献的肝脏和肾脏将被移植至省内外三名患者的体内,这意味着三个濒临死亡者重获“生命”。

亲人眼中的张笋

她是那样的开朗与坚强

在所有的亲人们眼中,张笋是那样的开朗与坚强。“她总是说,她要做最后一点贡献,她想做一个好医生这样的话。”张笋的大姑姐马女士说,即便是在她生病后,她满脑子还是想着病人,她的手机总是24小时开机,即便是患病在家休息时,她还总接到病人的咨询电话。

“没事了!我好了!”这是张笋生前对家人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她总是这样鼓励自己,鼓励我们!”张笋的爱人马克强哽咽地说:“即便是在这次病重期间,她仍这样安慰我们。”

借用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我们重温这位“白求恩式好军医”吧:张笋,汉族,河北省辛集市人,1972年1月出生,1996年毕业于西安医科大学,同年被接收入伍,博士后学历,副主任医师,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神经内一科副主任。作为一名沐浴着党的创新理论成长起来的党员,她对党绝对忠诚,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攻读博士后毕业时,婉言谢绝导师的诚恳挽留,毅然回到祖国,把全部精力献给国防医学事业,体现了一名党员坚定的政治信仰;作为一名临床科室专业技术过硬的医学专家,她对待工作一丝不苟,把医学事业看得高于一切,对待患者视如亲人,为了患者勇于牺牲一切,在自己身患晚期癌症、生命垂危的情况下,依旧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展现了一名新时期白求恩传人的时代风采……

来院导引:

公交车:1路、快1路、15路、29路、38路、58路、61路、62路、94路、325路、游5路公交车,和平医院站下车即到。

自驾:西二环,中山西路出口,向东200米路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