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八路的样子从来未改变

——记抗战老战士、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眼科
原主任刘世钺的几个人生片段
上图:刘世钺为患者做检查

  【人物小传】刘世钺,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眼科原主任。1938年参军,1946年入党,1949年毕业于华北医科大学,先后参加百团大战、解放太原等战役,长期从事眼科临床工作,泪囊穿刺造影术全国眼科界首创者,先后发表论文50余篇,获得军队科技进步奖13项,3次荣立三等功,1994年离休。
  在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有一位年届耄耋之年的“老八路”叫刘世钺,是该医院眼科原主任。21年来,他离而不休,至今忙碌在临床一线义务为军地患者服务,每天出门诊、写论文、带学生,忙得不亦乐乎。官兵们称赞他还是当年老八路的样子,“共产党员的本色没有变,革命军人的作风没有变,白衣天使的情怀没有变!”  
  共产党员的本色没有变
  病房里,满头白发的刘世钺手捧一本《“三严三实”党员干部读本》,一字一句读给躺在病床上的老伴儿福慧妹听。老伴也是一位离休干部,7年前,脑部意外受伤,至今意识模糊、语言障碍。刘世钺说,跟老伴一起学习理论,既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又能帮助老伴康复。
  有着70年党龄的刘世钺几十年如一日,对宣传党的理论始终充满激情,矢志一辈子做党的宣传员。
  刘世钺的父母是我党早期地下党员。在战争年代,他们以一个乡村诊所作掩护,开展伤病员救治和情报传递。1938年,从小耳濡目染父母忠贞于党的刘世钺成为八路军129师宣传队的一名娃娃兵。
  白天他和宣传队员乔装走村串户帮助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晚上贴标语、发传单。许多老乡经他们的宣传发动,纷纷送儿子上前线,还有的把自己的家变成了伤员救助站。
  1945年日本投降后,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接收120名日籍医务人员。一些日本军医受日本军国主义蛊惑,认为侵华战争是正义战争。针对日籍军医的错误认识,已是医生的刘世钺和妻子福慧妹决定向他们澄清真相,以正视听。他们向日籍医务人员历数日本九一八事变的无理挑衅到卢沟桥事变的悍然入侵,从“731部队”的灭绝人性到南京大屠杀的惨无人道,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日籍医务人员充分认识到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深重灾难。他向日籍军医讲述自己先后有7位亲人被日军活活烧死的真实故事。尽管他特别痛恨日本侵略者,但当时八路军急需医务人员,他特别希望日籍军医在解放战场发挥作用。
  经他和妻子宣讲和影响,这些日籍军医认识日本侵华战争的罪恶,积极在医疗岗位发挥作用,用自己的医术为自己的国家赎罪。后来,这部分人回到日本,大多成为中日友好的促进者。特别是军医大宫清之丞成为中日友好的积极促进者,经常来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参观访问,专程送来在日本收藏的白求恩英文资料,还协调日本宫城县监釜板综合医院与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建立友好医院。
  刘世钺离休后,坚持“离休不离岗”,始终工作在临床一线。去年,医院考虑他年事已高,不再给他安排出诊。为此,他专门致信医院党委:“我是一名老共产党员,从事眼科临床60余年,虽年已85岁,但愿将我的知识和技术传授给更多年轻人,为广大病人服务。我决定义务出门诊,不要任何待遇……”
  如今,满头银丝的刘世钺专心为患者看病的情景成为眼科专家诊室里的一道风景。他为患者看病,总是搓热手指,轻轻扒开病人的双睑,洞察任何一个可能的病变。许多经他诊疗的患者赞叹:老人身上老八路的作风没有变。  
  革命军人的作风没有变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爱国的同胞们,抗战的一天来到……”百团大战如火如荼,阵地上,两名宣传队战士高唱歌曲鼓舞官兵英勇杀敌。突然,一声爆炸声响起,2名战地宣传员倒在血泊中。
  那一年,还没有步枪高的刘世钺作为一名小小文艺兵,亲历了许多战友鲜血染阵地慷慨赴死。八路军战士英勇杀敌不怕牺牲的精神,一直激励着他。
  1949年3月,太原战役打响。身为华北医科大学实习生的刘世钺被派到前线。在战场上,他和其他战地医生冒着枪林弹雨救死扶伤。头顶上子弹呼啸,炮弹炸起的焦土好几次把他埋住。战役结束后,他奉命带领一个战斗班到太原城区接管国民党228医院,圆满完成医院交接工作。
  解放后,刘世钺成为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的一名眼科医生。他经常带领医疗队赴老区开展医疗扶贫。1969年自然灾害时期,他与队员们每天吃树叶、挖野菜,偶尔吃一顿玉米面糊糊充饥,坚持为山区群众完成了3000多例眼科手术。老八路的作风在他身上始终保持,无论在经济困难时期,还是在医院全面发展的关键时期,他总是任务面前不退缩,名利面前不争先。1986年,医院进行职称评定,他在专业技术三级人员中排名第一。但他坚持让时任麻醉科主任先评定。第二次,他又把晋升机会让给时任口腔科主任。在重大任务面前,他积极争先,医院先后3次派出医疗队赴利比里亚执行维和任务,多次执行重大军事演习保障任务,并首次赴加蓬共和国遂行卫勤保障演习任务。每一次执行任务,他都与主动向队员传授经验,认真搞好传帮带。  
  白衣天使的情怀没有变
  “针尖上跳舞,麦芒上绣花。”这是人们对眼科手术的比喻。1973年,一名杨姓患者请刘世钺为其做角膜移植。当时,这项技术在国内处于起步阶段,受手术显微镜等医疗设备缺乏的影响,手术成功率很低,但刘世钺凭借精湛的医术,靠着肉眼成功移植角膜,直到现在患者的角膜依旧透明如初。
  刘世钺不仅手术做得好,还开创了很多新技术。一位上海人罹患眼睑恶性肿瘤,跑遍了北京、上海等地的大医院求医未果,几经辗转后找到了他。患者的病情让他很纠结:病灶一旦切除,眼球就失去保护,很可能发生病变,最终导致失明;不切除,肿瘤可能转移,危及生命。手术风险很大,他经过周密制定手术方案,成功为患者切除肿瘤,并用异体巩膜代替睑板进行了眼睑再造,既保住了患者眼球,还给眼睛做了美容。
  对于前来就医的患者,刘世钺坚持一视同仁。他常说,医生看的是病,不是患者的身份。他诊治过患者从刘伯承、陈毅等共和国的元帅,到老区来的农民,他从不分远近亲疏。许多老区来的眼疾患者,有的带钱不够,他经常主动帮他们垫付。遇到家庭困难的患者,他不仅自己慷慨解囊,还倡议大家为病人捐款。
  笔者跟随刘世钺出门诊时发现,他看病总是问得细,说话慢,遇到老人和孩子,看完病后,他总是把每个注意事项重复一遍,一个病人看下来需要20多分钟。一个上午,只看了7个病人。
  看一个病人这么长时间,没有一个仪器检查,处方却只有十几块钱,很多病人不理解,有时主动要求给自己开点好药。他耐心向患者解释:“能不做的检查就不做,能用基础药的就不开好药,治病救人是目的,当医生可不是为了挣钱。”
  从事眼科临床医疗、教学、科研60余年,他诊治了数万名眼疾患者,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为了让技术不失传,他甘当人梯,桃李遍及大江南北。他从1970年担任科室主任起,连续开展6期眼科、4期五官科进修班,为军地培养出200多名技术骨干,很多人都成为全国全军的大牌专家、学科带头人。医院现任眼科主任王超英,从1981年开始由他带教下,一步步成长为全国全军的眼科专家,并成为北京军区和河北省眼科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
  “医疗科技发展很快,不抓紧学习就落伍了,否则带学生就是误人子弟。”他常谆谆告诫中青年导师。即便离休后,他每天坚持用2个小时时间学新技术、新业务,还坚持学英语、日语和电脑,哪怕是身体不适卧床休息,也从不间断。科室每周举办2次学术讲座,他雷打不动准时参加学习,有时还主动给大家讲一课。他还亲手制作36个教学课件,幻灯片累计2046张。院里组织业务考核,他亲自出题、阅卷。离休后,他把46年间积累的30万字工作体会和学习笔记整理成册送给科室,成为眼科临床的宝贵资料。(翦英奇、刘会宾)

来院导引:

公交车:1路、快1路、15路、29路、38路、58路、61路、62路、94路、325路、游5路公交车,和平医院站下车即到。

自驾:西二环,中山西路出口,向东200米路南。